极速欢乐生肖

                                                                    来源:极速欢乐生肖
                                                                    发稿时间:2020-08-09 13:36:42

                                                                    这归根结底就是欺世成性的恶果,一百多年里美国说了多少谎话、抢了多少钱财、杀了多少平民,自己应该是有一本账的;而美国今天的一流强国地位在多大程度上是靠撒谎、盗窃、杀人来支撑的,也应该是有一本账的。既然这些手段同时失去作用之时也就是美国强国泡沫破裂之日,那么美国人也就不必对新冠疫情一举击败美国感到不可理解了。

                                                                    彼时,张幼玲是张家村的村医。医生的职业敏感让张幼玲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我当时心里就很怀疑,孩子发现的那个水塘,那边没有农田,跟村里的距离也很远,小孩不会是自己跑去玩的。”张幼玲回忆,自己当时一看两个孩子的惨状,心里就笃定一定会是他杀。“如果我晚去一分钟,说不定小孩就下葬了。就没人能知道孩子是他杀了。”

                                                                    但是突然,COVID-19这个百年不遇的新型病毒从天而降,而且是作为一个“非人类”的敌人大举入侵了美国。

                                                                    他们对连续劳动所需要的紧张程度颇感反感,以致一些人在接受强制劳动之前便自杀身亡……

                                                                    美国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将美国社会中强大的反智主义传统命名为“对无知的崇拜”(a cult of ignorance) 他写道:

                                                                    “我是为了找一个正义。否则这个事情跟大石头一样的压在我心里。”张幼玲说,张玉环案件昭雪,自己却没有卸下心上的石头:“张玉环是无辜的,凶手另有其人,那凶手什么时候才能抓到?”

                                                                    在最近美国《大西洋月刊》的一篇题为“How the Pandemic Defeated America?”(注:翻译成中文是“疫情大流行如何击败美国?”)的长文中,作者采访了超过100位各行各业的美国人,详尽描述了美国被新冠疫情打败的种种惨状,不得不承认美国这次大失败“触及并牵连到美国社会的几乎所有方面:短视的领导、对专业知识的漠视、种族间的不平等、社交媒体文化以及对危险的个人主义的效忠。”[4] 但是与大多数文章类似,作者无力沿着这个逻辑继续深挖根源,而且作者也和大多数其他美国作者一样,在疫情责任问题上还是不忘重复一遍指责中国的陈词滥调。

                                                                    然而,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美国精英阶层经年累月、肆无忌惮的舆论操纵工程只是事物的一个方面,因为美国普通民众不仅仅只是被动受害的一方,民众中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反智主义倾向,是配合、支持以至于客观上纵容了舆论操纵工程大行其道的另一个重要方面。

                                                                    1. 公然向全世界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