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快3

                                                  来源:1分快3
                                                  发稿时间:2020-08-09 02:04:37

                                                  为什么不顾一切非要和中国拼命?因为只有中国可以成为美国推卸责任、变更焦点、转嫁危机、摆脱困境这几个最急迫需要的那个人类敌人,而除了马上找一个人类敌人将美国惯用的手段再重新动用起来,美国根本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2006年,小布什总统在一次演讲中对公众说: 我们是一个拥有深切同情心的国家。我们有顾虑。美国最伟大的事情之一,我们国家的美德之一是,当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无辜的孩子被简易爆炸装置(IED)炸到时,我们会哭泣。我们不关心孩子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不关心孩子在哪里居住,我们都会哭泣。它搅得我们心烦意乱。敌人知道,他们想要扼杀和动摇我们的信心。[6]

                                                  在政客和媒体反华行动的带动下,民众们的反华情绪也步步升级。根据美国民调机构皮尤在今年6月16日-7月14日之间的一个民意调查,受访者中对中国持负面观点的人竟然已高达73%,比2018年同期增加26%,仅22%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正面看法。民调数据显示有64%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防疫工作做得很差,78%的受访者甚至认为全球疫情的失控是因为中国一开始没有在武汉控制住疫情而导致的。[3]

                                                  发动舆论攻势、中止学术交流、关闭领事馆、打压华为、封杀TikTok、推出“干净5G网络”计划,甚至准备在南海制造军事摩擦,忙得不亦乐乎,看起来就好像这些措施都是美国遏制疫情发展、挽救更多生命、重启国民经济的当务之急。

                                                  疫情高峰时期每天都有1000多美国人死去,电视台、电台、新闻网站即便停掉一天甚至一周的娱乐节目和广告,表示一下要严肃认真、郑重其事地应对当下危机,也并不很过分。但这个社会却不会这样做,因为美国人甚至早已不知道如何郑重其事了。这就是尼尔·波兹曼所说的“娱乐至死”效应——人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然后变得不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按理说,随着美国疫情的快速升级,人们应该看到民众和媒体针对政府问责的升级,政府部门各种应对措施的升级,公共和私人机构在保民生、保经济方面协调行动的升级,与国际组织及其他国家合作的升级等等;考虑到美国的疫情已是全球最为严重的,这时的美国即使采取全球最为严厉的封城、封州乃至封国的极端措施,也并不为过。

                                                  美国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将美国社会中强大的反智主义传统命名为“对无知的崇拜”(a cult of ignorance) 他写道:

                                                  一边是新冠疫情曲线的放飞,一边是反华舆情曲线的放飞,逻辑不通、思维错乱、行为怪诞,成了2020年美国的一大奇观。

                                                  对于美国公众的思维单一、信息闭塞、批判缺失等特性,美国政客和媒体这个精英联盟其实也心知肚明,因为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既是他们通过复杂精细的舆论操纵工程制造出来的,也是他们希望一直保持下去的。离开了这种状态,政客们很多事情就干不成了。

                                                  但是这一次不行了,新冠病毒不怕航母和导弹,也不要金钱和美女,更不听关于意识形态价值观的胡说八道,导致美国根本无法按照它百年来最熟悉的针对人类敌人的各种方式进行应对。精英们百年来惯用的撒谎、欺骗、歪曲事实、掩盖真相等舆论操纵手法统统没用了,民众们百年来所熟悉的凭借傲慢、无知、鲁莽、逞能对抗一切的反智主义方式也统统失灵了,于是这个历史上一直依靠自欺欺人维持强国地位的虚假强人,终于原形毕露了。